請選擇 進入手機版 | 繼續訪問電腦版

運彩討論區 | 天天台灣運動彩券論壇

 找回密碼
 立即註冊
查看: 3201|回復: 5

[綜合討論] 陳粟真摯情感,陳毅病愈後說:向馬克思提個要求,把我倆分一個班 ...

[複製鏈接]

版主

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

帖子
171447
積分
93100
潛水值
931905

菁英玩家VIP玩家

發表於 2020-10-28 08:38:00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根據中央軍委和新四軍軍部的指示,粟裕負責組織指揮解放黃橋之戰。
在粟裕的具體指揮下,經過適當准備後,于1940年7月25日開始行動。一路上,必須通過二李的好幾段防區,李明揚、李長江均按照事先聯系好的辦法,把路讓開,士兵們紛紛朝天開槍,佯裝阻擊。新四軍則向沒人的地方打了幾槍,扔了幾個手榴彈。
爲了迷惑敵人,新四軍主力仍然沿用挺進縱隊和管文蔚的名義發布告、貼標語、發傳單。就連"N4 A"的臂章符號也全部換成了"挺"字。經過了兩天的急行軍,部隊順利地通過二李的防區,進入了黃橋一帶。
駐守黃橋的保安四旅何克謙部與運河沿線稅警團陳泰運部,真以爲開過來的不是新四軍主力,而是挺進縱隊,可以撈點油水,便聯合出動,南北夾擊,欲將我軍殲滅在運動之中。粟裕立即部署戰鬥,命令王必成、劉培善、杜平率領二縱占領蔣垛、古溪、營溪;命令葉飛、張幡率領一縱,占領經鎮,務必切斷何克謙的退路。待他親自解決了陳泰運之後,再一起向黃橋發起總攻。就這樣,粟裕親自率領一縱和三縱的部分主力,在北新街突然轉向北面,打陳泰運一個措手不及,擊潰其兩個團,殲滅其一個營,還抓了500多名俘虜。戰鬥剛剛結束,粟裕便帶上這500多名俘虜,上門求見陳泰運。陳泰運不知所措,便躲在屏風後,而讓其妻出面會客。
陳粟真摯情感,陳毅病愈後說:向馬克思提個要求,把我倆分一個班 ...

陳泰運的妻子是個不尋常的女人,外號"七仙女",聰明漂亮,潑辣果斷。陳泰運的私事她全部當家,公事、軍事上的事她也能當一半家,是陳泰運的高級謀士與重要決策人。她出面會見粟裕,寒暄幾句便單刀直入:"粟副司令率領新四軍主力,化裝成挺進縱隊的樣子,打我泰運于不備,現在又親自逼到家裏來了,是不是要逼迫我們簽訂城下之盟啊?"
"夫人所言差矣!首先,是貴部先攻擊我軍,我軍才不得不由東進轉向北面,進行自衛反擊。我之所以登門求見,就是爲了消除誤會,交個朋友。"
"啊,來跟我們泰運交朋友?"
陳粟真摯情感,陳毅病愈後說:向馬克思提個要求,把我倆分一個班 ...

"正是如此。我們知道陳將軍本是貴州一苗族青年,只身從戎,能有今日之成就,著實不易!而且,陳將軍曾因抗日,被韓德勤關押過,表現了中國人的民族氣節。再說,陳泰運將軍是我季方同志、黃逸群同志的朋友,順理成章,自然也就是我的朋友。"陳泰運被韓德勤關押時險些掉腦袋,是季方、黃逸群設法營救出來的。
"粟副司令交朋友的方法,真是特別得很啊,打垮我兩個團,消滅我一個營,還抓了我500多個兄弟啊。"
"夫人,這純屬自衛反擊,也實在是無可奈何的事。當我們得知是陳將軍的隊伍時,立即便將俘虜槍支如數奉還,現在這些人員和武器就在外面,請夫人清點。"
"粟副司令不愧是新四軍名將,戰場上是把好手,言辭也如此鋒利。"
陳粟真摯情感,陳毅病愈後說:向馬克思提個要求,把我倆分一個班 ...

"夫人如不相信我們把陳將軍當作朋友的話,就請夫人和陳將軍看看我們是如何殲滅作惡多端的何克謙部,就會明白了。"粟裕的言外之意很明白: 比你們強大得多的何克謙,我們也能一舉全殲。
"怎麽,你們要殲滅何克謙?"陳夫人驚訝不已!
"軍務繁忙,我這就告辭了。請轉告陳泰運將軍,有什麽事需要幫忙的話,可到黃橋來找我們,我們的陳毅總指揮會熱情款待的。"
"怎麽,你們還要拿下黃橋?"陳夫人又是一驚。
粟裕微微一笑,正轉身要走,忽然聽到屏風後面陳泰運高喊:"粟副司令請留步!"
"怎麽,陳將軍在家?"
陳泰運走出屏風,抽出腰刀,用力劈下八仙桌的一角,發誓般地說:"我陳泰運若再與新四軍作對,形同此桌!"
"陳將軍言重了。"粟裕高興地笑了。
陳粟真摯情感,陳毅病愈後說:向馬克思提個要求,把我倆分一個班 ...

離開了陳泰運家,粟裕立即命令陶勇率領第三縱隊從南面猛攻黃橋。這時葉飛率第一縱隊已經從東面切入,切斷了何克謙的退路,其西面是二李的防區,北面正在王必成的第二縱隊的強攻之下,何克謙成了甕中之鼈,激戰一夜,其主力2000余衆全部被殲。在陳、粟的教育爭取下,何部陳宗保率兩個團起義。7月29日,新四軍勝利占領黃橋。
占領黃橋後,陳、粟立即積極迅速地著手開展以黃橋爲中心的抗日民主根據地的建設。參加此項工作的除了主要領導人陳丕顯、管文蔚外,還有著名戰將鍾民、趙敏華、朱群、陳偉達、周一峰、洪澤、韓念龍、梁靈光、俞明璜等人。在他們的共同努力下,各級黨組織和抗日民主政權,很快都建立起來。群衆運動轟轟烈烈,如火如荼,部隊也得到迅猛發展。
面對如此迅猛發展的抗日大好形勢,韓德勤感到了極大的威脅。他表面上表示願意與新四軍重新劃分防區,實際上積極備戰,增兵添將,精心策劃對我實施撒手锏。首先,在新四軍與八路軍之間集結了大量部隊,並切斷了兩軍的聯系。另一方面,迅速調動兵力,調整部署,對陳粟部形成四面包圍之勢。還派漢奸出身的張少華進駐姜堰,切斷我糧、棉、鹽和各類物資的運輸線。
面對著韓德勤步步進逼的態勢,粟裕夜不能寐,深夜裏仍在油燈下、地圖前沉思著殲敵方案,嘴裏輕輕念著:"姜堰,姜堰……"
"怎麽,你要拿下姜堰?"粟裕這才注意到陳毅已經站在自己身邊。
陳粟真摯情感,陳毅病愈後說:向馬克思提個要求,把我倆分一個班 ...

"是的。"
"有把握嗎?"
"韓德勤在姜堰下了很大的賭注,布防遠比日本人嚴密。我們當然不能強攻,但以小部隊突然襲擊的方式,插到它的中心,先由裏向外打,再內外夾攻,成功的希望還是很大的。"
"拿下姜堰之後呢?你我的部下,連文工團和機關人員全部加在一起,也不足七千人啊。"
"我知道我們兵力不足,無法分兵。因此,在保護好運輸線和確保黃橋的前提下,對其他地方,就不能計較一城一地的得失了。"
陳毅明白了。對于這個問題,粟裕已經考慮很久了,各種可能、各樣結局及其對策都反複想過了,可以說構想已經完全成熟。陳毅想起來了,粟裕過江後就交給自己的《蘇北形勢分析》的報告中,明確指出先取黃橋,再奪姜堰;報告中還說,爲了在蘇北站穩腳跟,爲了替民衆除害,必須殲滅何克謙和張少華部。陳毅奇怪地看著粟裕: 他對蘇北的情況怎麽如此熟悉,難道這些情報地圖上也有?此時此刻,陳毅有些激動了,他注意到,自己把"赤兔"馬送給李長江後,粟裕就把自己心愛的大白馬又給了我陳毅。陳毅記得,當年,粟裕奉命先遣北上,周恩來代表中央去送行,面對此生離死別,周恩來問粟裕有何後事?粟裕說了兩句話: 一、 蕭勁光冤枉;二、 陳毅的腿傷根本沒治好。正因爲如此,周恩來專程去醫院,把已經裝車的X光機搬下來,重新裝好,給陳毅重拍片子,重做手術。在周恩來的直接督促下,手術成功了,才使陳毅未留下殘疾。此時此刻,陳毅覺得,粟裕這個同志,爲人誠懇,但不苟言笑;感情豐富,卻不溢于言表。他拉著粟裕的手說:"夥計,如果人死後,都要到馬克思那裏去,我要向馬克思他老人家提個要求: 把我們倆分在一個班!"
"陳總言重了。"……
陳粟真摯情感,陳毅病愈後說:向馬克思提個要求,把我倆分一個班 ...

9月13日,粟裕下令攻占姜堰。由二縱擔任主攻,一縱在白米、馬溝一帶打援。粟裕親自從二縱中挑選了20名優秀戰士,加上10名偵察員組成突擊隊,由著名偵察英雄嚴振衡擔任隊長。他們在夜幕掩護下,悄悄地過了河,順利地進入姜堰防區,由鎮東向北突擊。
漢奸張少華,表面上已經"反正",穿上了國民黨軍的少將軍服。實際上是日寇派到韓德勤處的代表。他在姜堰無惡不作,民憤極大。他按日軍模式,在姜堰周圍修建三十六個鋼筋水泥的大碉堡爲主堡的地堡群,地堡外配置有三層帶電的鐵絲網,自認爲固若金湯。
嚴振衡率領突擊隊,用橡皮包著馬刀柄,砍開了鐵絲網,硬是從碉堡夾縫中插了進去,直達姜堰中心——張少華的司令部。嚴振衡命令放火燒掉敵司令部。頓時,火光沖天!四周頑軍見司令部起火,紛紛來救。突擊隊英雄們,用沖鋒槍、輕機槍由裏向外打。頓時,姜堰城一片混亂。
第二縱隊全體將士,在王必成率領下,從四面八方向姜堰發起總攻,經一夜激戰,殲敵2000余人,繳獲了大量武器和軍用物資。只可惜,張少華率少量殘敵逃到江南去了。
拿下姜堰,新四軍的糧源自然打開了。
陳粟真摯情感,陳毅病愈後說:向馬克思提個要求,把我倆分一個班 ...

拿下姜堰,民心大快!人民群衆殺雞宰羊,慰勞新四軍;有的說:"只可惜,跑掉了張少華那個壞東西!"
拿下姜堰,國民黨頑固派極爲震驚!蔣介石大罵:"陳粟不守軍紀法令。"顧祝同咬牙切齒地說:"必須予以嚴懲。"並以蔣介石的名義,命令安徽李品仙的部隊迅速東進,全面配合韓德勤進攻新四軍;命令江南的冷欣積極行動,主動策應韓德勤。
韓德勤除了全方位緊急調兵遣將,迅速集結部隊,准備全面進攻黃橋新四軍外,同時暗中與日僞勾結,故日寇連日在馬家集、竹鎮集、舜山、半塔、河澗等地,不斷地連續地向我發起進攻,瘋狂地推行"三光"政策。
很快,國民黨頑固派動員了十幾萬大軍,向黃橋步步進逼。僞軍、日寇方面,則明目張膽地進行合作,向我新四軍其他根據地頻頻發起進攻。
面對大軍壓境的險惡形勢,陳毅、粟裕怎麽辦?

  • 粟裕提出三條對策,備受陳毅稱贊: 一、 加強戰備,積極進行針對性訓練,力爭軍事上立于不敗之地。二、 陳丕顯、管文蔚、鍾民、梁靈光等同志,積極開展群衆動員工作,四處呼籲: 我們新四軍,停止內戰,團結抗日的初衷與決心未變,我們只求報國有份,抗日有地,我們誠懇要求與韓德勤進行談判,和平解決糾紛。三、 將情況如實向中央彙報。
陳粟真摯情感,陳毅病愈後說:向馬克思提個要求,把我倆分一個班 ...

中央複電: 已令黃克誠部兼程南下,並急電周恩來要求何應欽制止韓德勤對黃橋的進攻,明確告之我軍方針"韓不攻陳,黃不攻韓;韓若攻陳,黃必攻韓。"但你們在戰役上必須獨立自主地解決問題,黃部路途甚爲遙遠,不可能參戰,只能作戰略上的配合。
陳毅、粟裕見了複電,心中有了底,當即作了明確分工: 粟裕全力以赴抓好軍事工作。陳毅則主持宣傳和動員。陳毅親自出馬,請出韓紫石、朱履先等社會名流,由他們出面召集軍民代表大會,呼籲和平。同時命令管文蔚、朱克靖繼續做好二李和陳泰運的工作,無論如何,要他們確保中立。
9月25日,管文蔚與李明揚約好時間,各帶貼身警衛和參謀人員,在溱潼以西的河面上秘密會見,互通了情況,達成了互不侵犯的默契。同時,朱克靖還從二李處弄到了韓德勤要把新四軍消滅在黃橋的作戰計劃與秘密命令。
9月27日,由韓紫石、朱履先等社會名流出面召集的蘇北軍民代表大會在姜堰舉行。到會者,除了少量新四軍代表,近百名八縣民衆代表外,身穿長袍馬褂,或西裝革履者竟達50余人。他們當中,有的本著團結抗日的好意而來;有的希望韓、我力量平衡,以立足其中;有的則擔心韓德勤打不過粟裕,怕跟著吃虧,所以勸和。盡管目的不同,但對團結抗日還是有利的。韓德勤曾親口答應一定出席,突然中途變卦,只派了三個代表來。正當大家一致呼籲"停止內戰,團結抗日"時,韓的首席代表李守維竟乘機要挾說:"新四軍如有合作抗日的誠意,就應先讓出姜堰。"在韓德勤看來,"金姜堰、銀曲塘"是我新四軍將士用鮮血與生命換來的陣地,決不會退讓!如果不讓,他們則有了攻占黃橋的理由。到會人士則認爲,韓德勤要價實在太高,必將導致和談破裂。誰料,陳毅當機立斷,立時宣布: 同意讓出姜堰!陳毅慷慨陳詞,表明我軍顧全大局,忍讓求全的苦衷。陳毅強烈要求對方務必履行諾言。如果韓德勤欲置我軍于死地,我方也只有堅決自衛一途!
陳毅義正詞嚴,得到所有代表的高度贊揚。朱履先說:"你們讓出姜堰後,韓德勤還來進攻你們,則是欺人太甚,萬分無理,不但欺騙了你們,也欺騙了我們,必將遭受蘇北人民唾棄!"
韓紫石老人說:"貴軍讓出姜堰,韓德勤仍敢肆意橫行,老夫將以血告民,讓父老鄉親都知道,韓德勤是破壞團結抗日之罪魁禍首!"
陳粟真摯情感,陳毅病愈後說:向馬克思提個要求,把我倆分一個班 ...

9月30日,陳毅率部讓出姜堰,同時通知二李與陳泰運來共同接管。二李捷足先登率先接管了姜堰。爲了安撫陳泰運,我方送給陳泰運100支步槍、兩挺機槍和一批彈藥。因爲姜堰原是陳泰運的防區,是韓德勤硬逼他讓給張少華的。這一下,陳泰運一怪自己動作太慢;二怪二李不夠朋友;三對新四軍充滿感激之情。
陳毅率部回到黃橋,帶著幾分負疚之意地對粟裕說:"由于情況緊急,讓出黃橋,未來得及與你商量。"
"陳總,在我的書面報告中,在打下姜堰前,我均對你說過: 在確保運輸線,確保黃橋的前提下,不計較一城一地的得失嘛。"
"話雖這麽說,但我知道,你還真有些舍不得呢。"
"是的,指戰員們用鮮血和生命換來的抗日陣地,一下子就讓出去了,舍不得是難免的。不過,從戰略上講,從全局而言,陳總讓出姜堰,確實是一高超的妙手,整盤棋都活了。可以說是一石三鳥!"
"啊嗬,一石三鳥?怎麽講?"
"首先,揭露了韓德勤積極反共,破壞抗日的罪惡陰謀,贏得了社會各界的理解和同情,使我黨我軍在社會輿論上處于主動與有利的地位;其次,韓德勤並沒有得到姜堰,反而進一步加深了韓、李、陳之間的矛盾;第三,陳總讓出姜堰,等于給我增加了2000多個精兵強將,我們的兵力更加集中了。實實在在的一石三鳥啊!"
"好,好,好!又一個一石三鳥!然而,你要是不事先拿下姜堰,我這個一石三鳥的文章就沒法做了……哈哈哈!"
于是,兩人都哈哈大笑。
韓德勤認爲,姜堰乃兵家必爭之地。新四軍讓出姜堰是兵力極度空虛的表現,這更增加了他消滅新四軍的決心。于是,公開揚言,即日殲滅新四軍于黃橋。
陳粟真摯情感,陳毅病愈後說:向馬克思提個要求,把我倆分一個班 ...

韓紫石老人得知韓德勤正准備大舉進攻,怒不可遏,親自趕到富安鎮的韓德勤公館,直接闖入院內,求見韓德勤。結果被韓德勤痛斥了一頓。
韓紫石回到海安,氣累交加,病倒了,他讓女兒到黃橋,將他富安之行的情況,告訴了陳、粟。後來,因戰亂之故,舉家秘密搬遷鄉下隱居,被日、僞發現,令其做官,他堅決拒絕,故被軟禁,憂郁而死。他立下遺囑:"抗戰勝利之日,移家海安,始爲余開吊,違此者不孝。"表現了中國知識分子高尚的民族氣節!
韓德勤用他那"會撐死老母豬的""十七萬精銳之師"瘋狂進攻新四軍,使黃橋這個小小的彈丸之地,成了蘇北乃至整個江蘇和各種政治勢力的注意中心。由于韓德勤是公開進攻新四軍,日僞也不便明目張膽地配合作戰,但派了大量密探和偵察人員,進入黃橋西四十余華裏的石梅鎮觀戰;李明揚則自韓德勤宣戰之日起,完全"謝絕會客",也中斷了與新四軍代表的會晤,但日夜不間斷地詢問戰況;陳泰運則派人伏在通揚河堤上,用高倍望遠鏡,直接向南眺望戰場情況;"忠義救國軍"等也在密切注視著黃橋的風雲變幻。形成了一幕雙方激戰,多方圍觀,緊張地准備著應付隨時突變的奇局。
那麽,陳毅、粟裕怎麽辦?
正如陳毅所說:"粟裕啊(陳毅極少直呼其名),這是極其關鍵的一仗,打好了,我們就在蘇北站穩了腳跟,打不好,我們就成了分散活動的小小遊擊隊,甚至去見馬克思了。"
"因此,集中兵力,固守黃橋,絕對不是辦法,打好了,最多也只是擊潰韓德勤,而不是打垮他,今後的麻煩會更多,會更大。"
"嗯,那你想怎麽打?"
"這要分三步走,第一步,先吃掉翁達;第二步,吃掉李守維;然後,迅速擴大根據地,一舉徹底解決蘇北問題!"
"天啊,你好大胃口!你我的總兵力,僅7000人,作戰部隊也只有5000余人啊。"
"所以,只能一兵多用,反複使用。具體部署是……"粟裕走到地圖前,指著地圖詳細地彙報了他的作戰構想和具體作戰部署。粟裕說完,陳毅仍對著地圖沉思了好一會,突然說:"啊哈,好!奇著!真是運用之妙,存乎一心!"
陳粟真摯情感,陳毅病愈後說:向馬克思提個要求,把我倆分一個班 ...

"當然,風險是非常大的,一旦出現日、僞、頑聯合進攻,麻煩就大了。"
"只要能速戰速決,國民黨頑固派一時還不至于到公開聯合日僞的地步。你就全力抓好軍事,其他事情都由我來。這一仗打好了,是我蘇中軍民團結奮鬥的結果,打砸了,當然要由我這個總指揮兼政委負全責了。"
"陳總,不至于吧。"
"夥計,我想聽的,就是你這句話啊。"
說幹就幹,陳毅立馬召開了上層人士茶話座談會,吟詩作畫,宣傳抗日,動員抗日。陳丕顯、管文蔚、鍾民等人則進行了層層總動員,直到支部一級。陳毅還親自參加了由陳丕顯主持召開的黨政軍民總動員大會。人民群衆,從老人到娃娃,都行動起來了,僅僅黃橋這麽個小鎮,就動員增加了六十多個燒餅爐,爲前線將士烘烤燒餅,由此而誕生了廣爲流傳、且流傳至今的《黃橋燒餅歌》:
黃橋燒餅黃又黃,
黃橋燒餅慰勞忙,
燒餅要用熱火烤,
軍隊要靠百姓幫,
同志們呀吃個飽,
多打勝仗多繳槍。
……

新人

Rank: 1

帖子
25223
積分
2
潛水值
20
發表於 2020-10-28 08:38:40 | 顯示全部樓層
粟裕真乃難得的天才,大才![贊]

新人

Rank: 1

帖子
24164
積分
2
潛水值
20
發表於 2020-10-28 08:39:20 | 顯示全部樓層
共産黨內傑出的軍事家之一![贊][贊][贊]

新人

Rank: 1

帖子
19873
積分
1
潛水值
10
發表於 2020-10-28 08:40:00 | 顯示全部樓層
他知道元帥的軍銜是從哪裏來的!

新人

Rank: 1

帖子
26960
積分
0
潛水值
0
發表於 2020-10-28 08:40:40 | 顯示全部樓層
沒啦?

新人

Rank: 1

帖子
26960
積分
0
潛水值
0
發表於 2020-10-28 08:41:20 | 顯示全部樓層
粟裕打的那是神仙仗[呲牙][呲牙]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運彩|天堂m神話|天堂私服|天堂m私服|運彩討論區|運彩比分|運動彩券|台灣彩券|六合彩|大樂透|威力彩|今彩539|狼人殺|娛樂城|百家樂|百家樂|百家樂|德州撲克|靠北娛樂城|娛樂城|百家樂|SEO|SEO|SWAG|旅遊|娛樂城|百家樂|二胎房貸|禮車|禮車出租|結婚禮車|超跑禮車|บาคาร่า|二胎|房屋二胎|網紅|娛樂城|娛樂城推薦|百家樂|百家樂教學|百家樂賺錢|百家樂預測|娛樂城推薦|幸運飛艇|北京賽車|娛樂城|娛樂城|運彩討論區 | 天天台灣運動彩券論壇 |網站地圖

GMT+8, 2021-4-14 19:47 , Processed in 0.096995 second(s), 26 queries .

Powered by 運彩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